橘绿

我真的是很讨厌把历史二次元化,
FGO绝不入坑,文豪野犬一集弃,更不用说王者荣耀这种。无文字记载的真人rps不会看一眼。
APH天雷到看见原作同人都会绕道走的地步。
轰轰烈烈的攻城略地变成了你侬我侬的爱恨纠缠,几个世纪的大国崛起扭曲成“甜”和“虐”的支线结局。
你们脑子里出了情爱没别的东西了吗。
最难忍受把那些高尚的品质曲解成世俗的情感,创作下流的作品并以此为乐乐此不疲。
恶心。

【楚路】Kitty Killer

榛榛:


  • 深夜无聊产物


  • 原梗来自于杀人猫咪的动图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正是凌晨两点。身体和被窝都是干爽柔软的,就是腰和某个难以言说的地方隐隐传来羞耻的钝痛。路明非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正被一双手臂牢牢地圈着,顿时感觉生无可恋,人生无望。


他艰难地翻了个身,正和沉睡中的楚子航打了个照面。楚子航阖着眼,正静静地沉睡着。他睡着的时候凌厉的面容柔和了不少,嘴角轻轻抿着,像个乖宝宝,完全看不出刚刚造孽的痕迹。路明非没好气地看着这个造孽之人,想到距离任务完成简直是遥遥无期,顿时觉得腰更疼了。


楚子航是他的前男友,现老公,也是他的暗杀对象。路明非本来以为楚子航出差起码要今天才能回来,可没想到他昨天晚上就神奇地出现在家门口,把正在擦枪的路明非吓个半死。小别胜新婚,楚子航上来就糊了他一脸口水,为了不让楚子航发现沙发垫里的枪,路明非只能急中生智,在茶几上就把楚子航给办了。


茶几真他妈不是个好东西。路明非咬牙切齿地想,他们家的茶几是黑色镜面的,之前他和楚子航还没在这儿做过,这次一办事儿才发现茶几亮得像面镜子似的,把他的哭花了的脸照得一清二楚。时间一久撑在桌面上的手臂也开始发麻,他扭头看着楚子航。楚子航动作一滞,开始更深地往里捅,路明非哭都哭不出来,因为楚子航把两根手指塞进他嘴里搅动,他只能用力地咬着那两根指头,直到嘴里发出淡淡的血腥味。


昂热给他安排这个任务的时候谁都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路明非是昂热的得意门生,恺撒和诺诺的亲师弟,百里挑一的神枪手,卡塞尔冉冉升起的新星,除了出任务的时候经常脱线之外没别的毛病。昂热也知道他只适合一击毙命,给他任务单的时候特意交代务必速战速决,不要被对方缠上。路明非也就接过来看了一眼,楚子航这人一开始的确没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除了长得挺帅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他跟了楚子航好几天,摸清了他的生活习惯和行动范围之后打算在酒店下手,没想到一进门就跟人撞了个满怀。他心里咯噔一下,当杀手最忌讳引起注意,刚进大厅就c位出道,那还杀个屁。


“你没事吧。”扶着他的那个人说。


路明非胡乱点头,心里疯狂骂娘。倒不是因为对方手按在他后腰上他觉得是性骚扰,而是对方手再偏一点就该摸到枪了。


“不好意思。”那人缓缓把他扶起来,“你没事吧?可以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吗?”


“不用。”路明非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那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对方不屈不挠。路明非刚想说你屁事怎么这么多,一抬头就呆了。


楚子航垂着眼睛看着他,满眼都是认真的神色。


之后楚子航就经常约他出去,每次路明非都是抱着你死我活的决心去的,可是没有一次成功。他把刀藏在袖子里楚子航就非要带他买短袖,他后腰上别着枪楚子航就全程把手搭在他腰上,他把药下在酒里楚子航就满怀深情地给他倒酒,然后非要喝交杯。路明非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已经接近气急败坏,他把电击戒指爆炸钢笔捅肾小刀全装备上,准备今晚就取楚子航狗命,即使用牙咬也得把这孙子咬死。


楚子航带他去了一家高级餐厅,路明非坐得端端正正,倒不是因为他认真看待这次约会,而是他在背后插了把肋差。


餐厅气氛正好,每桌都坐着举止亲密,絮絮低语的情侣。路明非被满身的武器硌得浑身难受,低头切牛排。楚子航在对面说了什么,他全然没听。


“……,你觉得怎么样?”楚子航问。


“行啊,我都可以。”路明非头也不抬地说。


“真的?你不骗我?”


“你这话说的我骗你干哈玩意……”路明非不耐烦地抬起头,“……等会儿你刚刚说啥?”


楚子航在桌子对面笑了,他这一笑宛如春风化冰,俊美无匹。路明非看呆了。楚子航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半跪,轻声说:”你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了。“


路明非后知后觉地感觉他手指上多了个凉冰冰的东西,他低头一看,一枚戒指。


人群聚集过来,把他们围在了中央,其中不乏或欢呼雀跃,或泪流满面的女孩,还有人拿着手机拍照,不出所料,今晚他们俩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微博上,跟着一大串彩虹图标。


楚子航站起来,小心翼翼地捧着他的脸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路明非呆若木鸡,心想,艹,我应该早点把他的头打爆的。


婚后生活平平无奇,楚子航带他去了趟荷兰,办了了个婚礼,期间路明非还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倒是楚子航精力旺盛,动不动就把他摁倒便日,活像个属泰迪的,比如昨晚……


路明非捂着脸回忆完毕,他这一下回忆了好久,腰都没那么疼了。他透过指缝偷偷看楚子航的脸,月光在屋里投下光影,照得楚子航的睫毛根根分明,仿佛能用来计数时间。


路明非鬼迷心窍地伸手去碰楚子航的睫毛。


“我能杀了你哦。”他小声说,“我现在就能杀了你。”


楚子航一动不动。


路明非突然想起每次他起不来床的早上,楚子航总会给他做皮蛋瘦肉粥,端到床上给他喝,突然又觉得不是那么急着杀他了。


“算了。”他把头埋进被子里,嘟哝道,“我还是明天再杀你吧。”


五分钟后,他睡着了。


楚子航睁开眼睛,他摸了摸自己的睫毛,又替路明非掖了掖被角。


“晚安。”他说。






无聊人的随手练习,不作数的

牢骚

长评读者の信念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

就......翻翻首页发现还都是2016年萌的cp,有些凉了有些现在还有产出,这种感觉还挺奇妙的,恍如隔世的般的沉舟侧畔千帆过....

心态崩了,lofter个人资料为什么不能修改。这个号2016年之后就没咋用过了,现在为了cp又下回来吃粮,不能修改个人资料还怎么做人啊💩

好烦,姬友怎么还不出道,她文写的那––么好,我都想替她出道。